“互联网+”智慧能源推动我国节能减排发展

1460601309100289.png

导读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和工信部2016年2月24日发布了《关于推进“互联网+”智慧能源发展的指导意见》,这是一个基于互联网思维,根据党中央的新发展理念和国务院推进“互联网+”的精神,对于我们排除对于能源互联网的误读,按照正确的路径发展“互联网+”智慧能源的能源互联网,具有极其重要的而又及时的战略指导意义。  

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和工信部2016年2月24日发布了《关于推进“互联网++”智慧能源发展的指导意见》,这是一个基于互联网+思维,根据党中央的新发展理念和国务院推进“互联网++”的精神,对于我们排除对于能源互联网+的误读,按照正确的路径发展“互联网++”智慧能源的能源互联网+,具有极其重要的而又及时的战略指导意义。

“互联网++”智慧能源

发展“互联网++”智慧能源,这是国务院2015年7月1日在《国务院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确定的重点行动。目的是通过互联网+促进能源系统扁平化,推进能源生产与消费模式革命,提高能源利用效率,推动节能减排。

指导意见提出,加强分布式能源网络建设,提高可再生能源占比,促进能源利用结构优化。并通过推进能源生产智能化,建设分布式能源网络,探索能源消费新模式和发展基于电网的通信设施和新型业务等措施推进“互联网++”智慧能源建设。

显而易见,国务院提出的“互联网++”智慧能源是一个基于分布式能源的扁平化网络的体系,这与全世界和中国业界的普遍共识是一致的。而这个能源互联网+体系的主要功能,就是提高能效和节能减排。

一个由需求侧广泛参与的,通过分布式能源和需求侧响应的能源互联网+,自下而上的互联互通、互动互助、因地制宜、因需而设、就地取材、就近供能的多能源、多元化、多维度协同的共享系统,与资源条件和用户需求高度融合,最大限度调动每个人的积极性、参与性和互动性,就是大家普遍共识的能源互联网+

何谓“互联网+”

目前,对于“能源互联网+”,业界有着不同的认识。特别是传统能源企业,根据自己的认知和行业特点进行解读。但是,一些定义存在对于“互联网+”的误读,认为将传统的能源系统进一步互联起来,进一步推进规模效益就是“互联网+”。

我第一次见到计算机还是在我刚刚当兵的时候。我在海岸炮兵部队守卫外长山列岛的海洋岛,我们使用的130毫米海岸炮是苏联红军上世纪50年代撤离旅顺时移交的,制造于1940年,是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著名的“奥德赛保卫战”的功勋炮,只是因为曾被德军俘获过而转移到中国。在我们炮兵营的指挥所的坑道里,有一台巨大而极为珍贵的机械计算机,它将各炮兵连观测哨所炮队镜和测距仪,观测测取的数据进行运算,直接指挥守卫在三个不同的岛上的三个炮兵连12门大炮进行准确射击。这台巨大的计算机需要一个班的人进行造作,再需要一个班的人将计算的结果用电话和无线电通知每一门火炮进行瞄准和射击。

在个人电脑出现之前,全世界都根据工业时代的思维追求规模效益的计算机大型化和中心化。为了解决这些大型计算机的使用,各公司用数据电缆将一个个终端连接起来,这种金字塔式系统与传统的电力系统几乎一模一样。IBM公司的创始人托马斯?沃森当时甚至认为,全世界只需要5台计算机就足矣。人们也试图将一部部大型计算机链接起来,但是这不是互联网+

直到上世纪70年代,史蒂夫?乔布斯制造出个人电脑,比尔?盖茨写出了MS-DOS操作系统,个人电脑被广泛应用。我1990年在美国进入一家电能公司,当时我们将数台个人电脑用同轴电缆和网卡链接成一个局域网,已经是非常有技术含量的业务。它通过组合配置资源,提高了个人电脑的使用效率。

1969年,美军为了在与苏联一旦爆发的核战争中,(服务提供:IMSC互联网+技术服务),保持计算机的数据通信畅通,将四个大学的大型计算机用通信协议的方式进行了联网,这是互联网+最早的尝试。

上世纪70年代两次石油危机,欧美在80-90年代催生了大量天然气的小型热电联产,今天我们称之为分布式能源,将这些分布式能源与电力系统连接的斗争,曾经是一次改变美国人能源认识的革命。

1989年,人们开始研究一个可以将个人电脑广泛链接的通讯协议,1991年被正式称为WWW(WorldWideWeb)协议,为互联网+的全面开通奠定了最关键的基础。此后,在美国克林顿政府的积极干预下,电话公司向商业网络公司全面开放了互联网+业务,终于将一台台电脑和一个个局域网链接起来。

互联网+是一种沟通的革命,让每一个人都能够平等地互联和参与,并共享网络上的资讯,彻底改变了人类的交流方式,带来影响文明进程的革命。与报纸、广播、电视等单向交流的传统媒体不同,互联网+实现了互动互助的交流模式,形成了一个扁平化的网状结构。人们不再是一个单向的受众,而是参与者,贡献自己的信息、知识和智慧,进而实现了人人共享。

互联智慧能源的目的

党的十八大提出:“能源生产和消费的革命”。2014年6月13日, 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再次提出,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是长期战略,必须从当前做起,加快实施重点任务和重大举措。

而在排序上, 总书记将能源消费革命排在了首位。消费革命的目的就是要“抑制不合理能源消费”。其任务是:“坚决控制能源消费总量,有效落实节能优先方针,把节能贯穿于经济社会发展全过程和各领域,坚定调整产业结构,高度重视城镇化节能,树立勤俭节约的消费观,加快形成能源节约型社会。”

中国的单位GDP能耗是韩国的1.48倍,美国的2.18倍,是日本3.02倍,是德国的3.13倍,英国的4.49倍,丹麦的5.2倍,落实节能优先理应首当其冲。单位GDP的电耗同样如此,是韩国的1.48倍,是美国的2.21倍,日本的2.47倍,德国的3.01倍,英国的4.78倍,丹麦的5.35倍。差距之大,让人汗颜,没有一场革命将难有颠覆。

节约下来的能源是最高效,最清洁,最廉价的能源,中国此时此刻最需要做的,也是首当其冲必需要做的就是节约能源。我们的能源互联网+的首要任务也在于此。